凝碧流光

弹琴可离弦,韵律响于情;书写可离笔,墨香存于心。

现在还在浪费时间的我是个傻瓜吧。

还有不到一年,准确来说,还有九个月,我就要与高中告别,与同学们、老师们、朋友们告别了,到那时,身处五湖四海,也不知道何时才能再见,那时再后悔,怕是已晚了。

幼时的我们,渴望长大,渴望能像大人一样的自由;等我们长大了,却又开始留恋幼时的欢乐;上学时候的我们,不停的想逃离,殊不知,这是以后的我们,再努力也回不来的,最美好的时光。

暑假被同学安利了《最好的我们》,看着看着突然就为自己悲哀起来。看着笑闹的他们,想到了这两年多的我,不爱与人交谈,也没有什么朋友,与闺蜜见面见不到两次,除了还行的成绩一无是处,也不枉别人觉得我清高了。可这是我的性格,我没办法改变,我只能在这剩下的一年里,用我自己的方式去珍惜。

上次和闺蜜打电话,提到了一个我从不愿想的事情——我们以后,会不会一直在一起?

这种担心不无道理。我们在不同的城市,见不了面,通信也很少,我们已经不熟悉现在的对方了,以后的我们,能不能像从前那么亲密无间?能不能,像以前一样,只要能要在一起看书,哪怕都在沉默,也不会尴尬?

时间,足以改变很多人,很多事,有时,物不再,人亦非。

欲买桂花同载酒,终不似,少年游。

安利一波古戈力大大的插画~~

Coffee

咖啡,拿铁。
闲适的时光,不过是,一杯咖啡,一本书,一扇落地窗,正好的阳光。

蓝天,白云,霞光。

他和她【2】

    五一回来之后,他们果然换开了,甚至之后,再也没有换到一起过。
   
    后来,他换到了一个她比较好的朋友边上,与她同桌。姑且称她的这个朋友为Y吧。
    她以前一直跟Y说,他这个人真是极好的,问他题目的时候特别耐心,超级好的一个人。可知道这时,她才从Y那里知道,Y每次问他题目他都是爱理不理的,几乎不愿意回答,与坐她前桌时的表现大相径庭。后来,她又知道,他其实与女生甚少交往,能与他谈心的女生,少之又少,可是,她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 后来,面临分班了,她知道自己几乎没有可能留下来,但他几乎不可能走。于是她想拼一拼,她不想和他分开。
    可是她失败了,她终究还是被分走了。
    她想:到此为止了。
    这时,她已喜欢上他了。两三个月。
    可他们真正的相处时间,只有两周不到。

    前后桌时的回忆,扑面而来。

    记得那天中午,她因为开社团会议没有回寝,便在会议结束后去了教室。
    她看见了他。
    他坐在座位上写作业,那么认真。
    然后呢?他睡着了,手表在响,教室里还有其他人,可是没有人理会。见他还没醒,她便走上前按掉了他手表的闹铃。
    后来他醒了,她正在写作业,他却突然趴在了她的书立上,她慌忙扶住书,因为书立不稳,书便很容易倒。
    然后她听到他说:“把我的书立给你吧。”她很惊讶,他的桌上一本书都没有,怎么会有书立?可他的确有。 后来她才知道,之所以他的桌上没有书,是因为他把所有教科书全部放在了寝室,每天把不用的背回去,要用的再背过来。他从抽屉里把书立拿了出来,帮她换上,把旧书立给她之后,便又自顾自地趴在了她的书上。
    岁月静好。

他和她 【1】

    她是后来才转到这个班的,沉默的性格和一种压抑的自卑,让她在这个班没有什么交心的朋友,大多是点头之交,甚至还有很多没有讲过话的。
    他则完全不同,热情、开朗,活脱脱一个学霸的形象。
    后来她才知道,他也是后来才转过来的。

    这样的两个人,本来毫无交集,可是,高一下学期的一次偶然的排座,让这样两条毫无交集的生活轨迹,有了交点。

    一次不按常理的换座,他换到了她的前桌。近乎陌生的人让她很苦恼,大概没有人愿意与周围的人形同陌路吧,所以她想方设法地与他交谈。
    后来,他们成为了朋友。
    她每天叫着他“学霸”,问他各种问题;他也知道了她的生物好,常常与她一起讨论。
    再后来,他们开始聊一些学习之外的东西,聊以前的同学,聊日常生活,偶尔也在QQ上有一些交谈。

    说到QQ,这两个人加好友的过程真是让人哭笑不得。

    那是五一放假的那天,而他们放完假回来,便要换座位了。

    那天他说,让她在作业写完之后,把答案拍给他对。她答应了,问他要怎么发,他便拿了她的手机,用她的QQ加了自己的,等她回家,又用自己的大号加了他。所以呢,归根结底,这两个人连加个好友都是为了读书啊。